<style type="text/css"> .wpb_animate_when_almost_visible { opacity: 1; }</style>

      
      

                
                

                          智能醫療時代已來,這兩點不容忽視

                          智能醫療時代已來,這兩點不容忽視
                           
                           
                          日前,小編參加了微醫舉辦的首屆國際智能醫療大會,現場參會者超過千人,讓我們再次感受到當下人工智能在醫療領域的熱,在此,小編分享幾個本次參會的感想:
                           
                          智能醫療時代已經到來
                           
                          參加本次大會,最大的觀感是,智慧醫療時代已經到來!無論是公立醫院還是民營醫療機構,都在積極探索實踐如何利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解決醫療中存在的一些問題。



                          比如邵逸夫醫院通過建立臨床大數據中心,打造了第一個醫療健康云平臺:納里,目前該平臺整合了1500個醫院,平臺上活躍醫生近7萬名,覆蓋浙江省11個地市,有1806家醫療機構在其平臺上,整合了500T的數據。



                          對這些數據,邵逸夫醫院進行了后期的分析處理,并打造了智能決策輔助系統1.0版本。該系統是基于醫學知識庫和病患信息庫,指導醫生決策和患者的健康管理。雖然目前這套技術還是基于醫學的規則推理,沒有用到神經網絡和機器學習,但這套系統還在不斷的升級,目前已經能夠指導醫生進行問診、采集病史、指導醫生制定決策方案。即便目前這樣的系統還比較低級,但在幫助提升基層醫療服務水平上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商業保險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目前的醫療大數據,無論是衛計委還是人社、醫院、體檢機構都是碎片化的,互不相通。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要將政府醫保市場化,而市場化最好的方式是保險。另一方面,基本醫保主要是“保基本,兜底線,可持續,滿足人民群眾的基本醫療需求,發揮兜底保障作用。從而實現基本醫保加上商保的無縫連接,形成“基本醫保+企業投保+個人投保”的三支柱,將群眾的實際醫療費用報銷比例提高從85%到95%,同時可以積累有效數據。



                          通過商業保險的機制,數據是一分一分,一塊一塊拿錢買出來的數據,是有效、可用數據,也是非常真實的數據和長期的數據。



                           
                           
                          其次,應該發揮健康保險支付方的作用,為老百姓提供全方位為、全生命周期的家庭醫生服務。當前,在現有醫療體制下,醫療資源分布不均,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遲遲得不到解決,一方面,老百姓基本醫療、大病種發生的費用直接由社保部門或者是衛計部門支付給醫院,缺乏市場化的監督機制,導致了醫療費用上漲的問題。另一方面,隨著“互聯網+”的風起云涌,以及醫療機器人、智能診療、可穿戴設備、基因監測等各種醫療新技術、服務新模式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如何快速的推廣?說到底還是錢的問題,“是誰來埋單、誰來掏錢的問題”。而健康保險就要發揮支付方的功能,與醫院有著必然的聯系,既可以滿足客戶更高層次的醫療需求,又可以提高醫療資源的可及性。



                          數據三權分置是未來的趨勢
                           
                          人工智能需要大數據,數據如何規管?醫療數據分為三個維度:病歷數據、影像數據和知識數據,在這樣的數據體系中形成了整個醫療的完整體系。



                          很多醫療的問題屬于共享不足的問題,“為什么研究云計算?因為我們要共享數據,為什么要研究人工智能,因為我們無法把專家的經驗共享出去,所以要研究各種各樣的模型。為什么要研究各種各樣的遠程醫療,因為專家的經驗無法共享,我們用遠程醫療可以讓專家的經驗得到共享。”



                          而數據共享很大程度取決于法律和規模可以達到什么樣的程度,歐洲5月份開始更新了數據保護法,對人權、事權、使用權進行了嚴格的定義,用建數據中心來進行數據共享數據集中的方式在這樣的法律體系下是違法或者是違規的行為,但目前在國內沒有這樣的數據保護法,但是未來醫療數據的三權分置是必然趨勢。



                           
                           
                          “傳統的數據共享是拷貝,當把使用權交給對方的時候把所有權也交給他了,我們如何在使用權和所有權建立客觀的執行權把這兩個數據權限進行三權的分置,這可以用技術解決”



                          核心技術的技術選型是區塊鏈,可以想象成分布式數據庫,各個醫院的節點是平權的,沒有人可以單方面修改這樣的數據。因此,其優勢是:第一,數據具有不可篡改性。第二,數據安全。第三,當需要一些金融屬性的產品,比如要做商業保險的時候,可以把患者過去的病史做一個計算。最后,通過智能合約,可以對整個診療的過程進行一個全局的把控。



                          “不僅是醫療這樣的領域,在整個數字社會,整個核心能力是數據規管能力,目前國內沒有相關的法律,但是一定會向國際靠攏,那天到來的時候,數據三權分置成為必然的趨勢”
                          上海禮儀公司上海充場公司上海禮儀公司上海禮儀公司上海充場公司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